山田孝之专访:做喜欢的事会很快乐,但也辛苦

栏目:艺能笔记 编辑:爱丽 时间:2019年06月15日 10:14:06

摘要:演员山田孝之(35岁)不仅是电影制片人,乐队主唱,还经营了一家公司,出版过书籍等。在此次访谈中,山田孝之讲述了自己养育孩子的事,并谈论了自己作为演员的工作方式,以及对后辈们的未来给出了一些建议等,让人受益匪浅。

山田孝之(35岁),是一名演员,是电影制片人,乐队主唱,还经营了一家公司,出版过书籍。回忆过去的经历,山田孝之老说:“自己一直都不喜欢出现在公众场合”。在此次访谈中,山田孝之讲述了自己养育孩子的事,并谈论了自己作为演员的工作方式,以及对后辈们的未来给出了一些建议等,让人受益匪浅。

职业分类没有实在的意义

被问到“你认为你的职业是什么?”时,山田孝之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是演员”。但紧接着又立说道:“演员只是作为一种认知而已,对于职业来说,这样的分类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不仅是影视作品,山田孝之参与的其他活动也广受瞩目。多重身份的他,有时是平台运营董事CIO(Chief Innovation Officer),有时是THE XXXX乐队主唱(和圈内好友绫野刚、内田朝阳组成的乐队),有时是撰稿人,有时还作为电影《日与夜》的制片人参与制作电影。

“当我说要自己写一本书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表示不理解。但我觉得写书对以后的编剧和电影制作应该会有所帮助。可以肯定的是,作为音乐人自己作词或进行现场表演,对出演音乐剧是绝对有帮助的。当然,第一次尝试担任电影《日与夜》的制作人,确实非常辛苦。但对许多演员来说,不清楚制作人的主要作用是什么。以前在现场看到制片人的时候,我也总会想‘制片人到底是负责什么的人呢?’但在实际尝试后,发现制作人的工作需要从准备阶段开始,包括现场维护,在完成一切之后也必须考虑如何让作品在社会上受到反响。总之,了解制作人的存在意义,是非常必要的。”

通过访谈,不难看出山田孝之好奇心强,且有实际行动力。

“比方说,描述‘走进这间屋子时,谁在何种状态下手持某物’,与‘屋子里面,感觉好像有陌生人拿着可怕的东西在等着的样子,怎么办呢?’相比,绝对是后者的描述会让人产生想进去的想法。”

因孩子而产生的变化

山田孝之成长于鹿儿岛,1998年在原宿被星探发掘成为演员。当时对于走上演员这条路他并没有太强烈的想法。

“以前在写作文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要写什么就撒了谎。当时觉得飞行员,棒球选手什么的都很合适,就照着邻居家的孩子写,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安。‘大家都有梦想,并能淋漓尽致地描述自己的梦想,可我却没有任何梦想’,当时也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妙。”

1999年,山田孝之凭借电视剧《心理测量EIJI2》出道,2000年出演大河剧《葵 德川三代》,2001年出演连续电视剧《千代小姐》。此后,2003年在《WATER BOYS》中首次出演电视剧男主角,2005年在《电车男》中首次出演电影男主角。当时的山田孝之作为演员人气稳步上升。但是,即使人气和评价越来越高,他自己依然无法找到“未来的梦想”。

“以前也好现在也好,我一直坚信并坚持演员的工作。但我一直不喜欢出现在公众面前,不愿被人注目着。但是自己的工作很多一部分就是要给人看的,所以一直苦恼着该怎么做才好。曾经也有过精神相当脆弱的时期,在网络上不经意看到别人报道了自己的事情时,就会变得更加消沉。如此循环往复,精神状态真的非常差。”

很长一段时间,山田孝之一直持续着这种日子,直到孩子的出生改变了他。

“看着孩子不断成长,作为父亲而言,希望孩子能成为有趣的人,找到有趣的生活方式。与孩子相处期间,不经意就察觉到我终于找到了所谓的“自我”。只是最近这种状态有点过头了,总觉得自己让孩子感到害羞。(笑)”

自我欺骗的二十多岁

乐队“THE XXXXX”录音中,内田朝阳(中)和绫野刚(右)(C)2019・SDP/NPNG目前正在上映的《No Pain,No Gain》(牧有太执导)是一部从2013年开始至2019年连续5年内,与拥有各种“身份”的山田孝之密切相关的纪录片。电影中的他,毫无保留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情,用毫无修饰的真心话讲述着自己。

“曾经自己做过很多事情,想着如果把背后故事拍出来会不会很有趣呢?就接受了摄像机的拍摄。但是在拍摄过程中,又开始考虑应该向观众传达什么为好。因为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为了不后悔,对想做的事就该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看了完成后的作品,觉得稍微减少些工作方面的内容比较好(笑),因为我觉得人们都会被所谓的“借口”妨碍。年龄也好,经验也罢,开始着手什么事情都无关紧要。我也经常做一些没有经验的事情,想做就不要找借口。我想这个影片可能已经传达出了这个道理。”

《日与夜》试播。企划·主演·阿部进之介(左)与导演·藤井道人(右)(C)2019·SDP/NPNG《No Pain,No Gain》的标题的含义是:“快乐并不意味着轻松”。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快乐,但是为了快乐有时也会很辛苦。

“有时候为了给自己洗脑也会说享受工作吧,工作很开心。20多岁的时候,在非常努力却又很辛苦的情况下也会自我暗示‘不,我不痛苦。还不够努力,还在享受着’,这样一边骗着自己,一边继续。我深信‘自己一直都很快乐’,真的很难忍受的时候,当时真的也想着只要努力过就可以了。”

《No Pain, No Gain》的舞台宣传。电影完成后,导演牧有太(右)在拍摄山田孝之现在情况变了吗?能打心底里享受吗?

“最近必须去做的事情逐渐增多,所以必须要加倍的努力才行。虽然很快乐,但是痛苦也在增加。但是和有同样想法的人相遇,为了创作出好作品凑在一起聊天,还是很开心的。有时候也会因为意想不到的快乐而努力着,会因作为制片人在现场看到精彩的戏剧的瞬间而感动,突然出现奇迹般的天气时,也会觉得‘真是幸运’。痛苦和喜悦都是细微的积累。以前就算别人对我说‘加油’,也不能坦率地接受,总想着‘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但还要更努力吗?’或者‘我绝对比你更努力’。但是最近因为年龄的关系,如果别人对我说‘加油’的话,现在的我也能坦率的接受或是道谢。”

《No Pain,No Gain》宣传为了后辈们的未来

山田孝之说他最大的动力来自于“后辈”。

“我有一种使命感。为了已经现在为“演员梦”而努力着的后辈们,也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例如,为了即将上映的电影,奔赴各地路演宣传。重复做同一件事情,即使是自己完成的、中意的作品,也会慢慢变成负担。但我还是会参加每一次宣传会,即使这是‘无偿劳动’,钱虽然很重要,但是对于电影、其他一同参与制作的人员来说,宣传电影就是我的责任,我需要做好。不能为了做而做,尽自己所能,为后辈、为这个行业梳理一个健康积极的电影环境,这才会是电影届的良性循环。”

在说到“后辈”这个词时,山田孝之的脑海中浮现出“过去的自己”。“在我20多岁的时候,曾一直在想,为什么不做这种事,为什么我必须这么痛苦呢?我不想让后辈有这种感觉,所以‘那我只能这么做了’。后辈们难道不是很可爱吗?(笑)希望他们的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因此,我应该激励他们,让他们演更好的戏,拓宽他们的可能性。”

据说,山田孝之曾经为了改变自己的工作环境而想在海外工作。

“现在完全没有那样的想法了。因为这不是会更寂寞吗?离开日本电影界,演艺界,是非常寂寞的。日本演员的能力水平其实是很高的,虽说好莱坞演员对塑身、塑造角色很执着,但如果日本的演员也有半年的准备时间,请专门的训练师和营养管理师,加上10亿日元以上的演出费,所有演员都可以做到(像好莱坞演员那样)。不用半年,就算是1个月之内大家也能做到的。那么优秀的演员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为此,我想为日本的电影界做点什么,想做好莱坞演员、想参与的日本电影。比起自己离家出走,我认为更应该想办法在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做点什么。”

山田孝之制作电影也好,亲自出席现场宣传也好,都在为了日本电影界的环境的变化而努力着。那样拼命地考虑着后辈的未来,却对自己的事情似乎不太在意。

“钱啊,地位啊,名誉啊什么的,我不想要。坐高级车,戴高级手表什么的,这些都无所谓。终究只是为了给别人看而已。”

山田孝之所担任主演的《暗金丑岛君》系列,有他想对年轻人传递的讯息。

“希望年轻人能通过这部作品明白‘金钱是什么’,所以我出演了该系列作品。为了达到某个目的,钱作为手段,不是必需品吗?但是有很多人没有所谓的最终目标,只是单纯地想成为有钱人。所以,人们选择彩票、赌博、或者做生意,可是当人们得到多少亿日元的钱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怎么用了。所以我出演丑岛这个角色,是想告诉大家不要把钱当做最终目标。”

山田孝之说有一个允许对自己奢侈的东西。

“酒的话无论价钱,多少都可以接受(笑)。如果是喜欢的人,无论什么时候,想喝多少都可以。”

山田孝之现在35岁,如果60岁还在圈内的话,还能继续工作25年。

“只有25年啊。那也不能吹牛说一口气把事情全做完,得一个个地做下去才行。如果在某种程度上工作全部做完才算完成的话,‘再见’的时候就是死亡的时候了吧(笑)。退休后去国外或者乡下等地方,安详地度过剩下的日子,想到自己‘啊,我已经尽力了呢’,每天晚上一边想着一边斟酒小酌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山田孝之 1983年,出生于鹿儿岛县。出演过《热血高校》系列、《暗金丑岛君》系列、《勇者义彦》系列、电影《凶恶》、《山田孝之3D》、《第50次初吻》等多个作品。关于自己的纪录片《山田孝之的东京都北区赤羽》、《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也一度引起热议。著有书籍《实录山田》。目前,纪录片《No Pain,No Gain》正在上映中。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