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胁麦专访:我一直都不怎么自信

栏目:艺能笔记 编辑:柳洋 时间:2019年06月14日 12:23:48

摘要:门胁麦在18岁的时候放弃了成为芭蕾舞者的梦想,作为女演员出道。没过多久,她出演18禁电影《爱之漩涡》,演技备受好评,而后不断推出新作,接连斩获各大奖项。但门胁麦却说自己一直都不怎么自信。

门胁麦(26)在18岁的时候放弃了成为芭蕾舞者的梦想,作为女演员出道。没过多久,她出演18禁电影《爱之漩涡》(2014),演技备受好评。在那之后,门胁麦作为女演员不断推出新作品,但是,回顾这段时间她却觉得 “毫无自信”、“心里空荡荡的”。门胁麦的内心究竟有着怎样的纠结呢。

突发疾病而改变想法

2014年门胁麦出演电影《爱之漩涡》一跃之下备受瞩目。门胁麦饰演的女主角是一位“虽然外表朴素老实,但却有着强烈性欲的女大学生”。全片123分钟的电影里,穿着衣服的画面只有18分30秒。因为这部作品,门胁麦斩获了大多数电影界大奖,不断收到新的通告。

然而,2015年10月,门胁麦在主演的电影开拍前一天,因为急性会厌炎紧急入院。急性会厌炎会导致呼吸困难,甚至有窒息的危险。门胁麦说,因为这件事“我的想法发生了改变”。

“那时是我最没有自信的时候。我知道就算获奖了,也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好的演技。只不过是因为参演了一部轰动一时的作品而备受瞩目罢了。我不断参演许多作品,却有种碌碌无为,跟不上现实的感觉。当时我一直想着‘为什么是这样的我被选中了’。直到突然生了一场大病,说不定会就那样死去时,我才幡然醒悟。难得因为自己想做才开始的工作,要是因为没有自信就自暴自弃,那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

“自信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呢,虽然也会让人觉得有点狂妄。但是我发现,其实那并不是傲慢,这种心情跟想要珍惜身边的人的想法是共通的。”

放弃成为芭蕾舞者的梦想

当回顾过去时,门胁麦不时会把“没有自信”挂在嘴边。门胁与“表演”的邂逅很早,在幼年时就梦想成为一名芭蕾舞者。

“我那时想跟一个学芭蕾舞的孩子成为好朋友,所以才开始学芭蕾舞。但是我本来就是不服输的性格,原本只能转一圈,经过努力之后可以转两圈了。这种快乐和成就感促使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立下了成为职业芭蕾舞演员的目标。”

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每周有五次课程,上中学之后先在家里热身后,到学校后直接去芭蕾舞教室,一直练到晚上10点多。

“但是我渐渐地意识到,我可能没办法成为职业芭蕾舞演员吧。有的东西是努力也没办法弥补的,有的能力只能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我就隐约明白了,但是我凭着‘要超越这种壁垒’之类的热切的想法一直努力着。然而我的身体并不是很柔软,这样勉强自己,导致我中学的时候,不每周去矫正一次骨骼的话,身体就会难以动弹。我感觉我已经到极限了,于是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放弃了芭蕾舞。”

门胁麦说要放弃芭蕾舞的同时,向芭蕾舞辅导班的老师宣言说“我要进入剧团”。后来门胁麦出演了音乐剧,心想“原来还有这样的世界存在啊”。

“‘我是因为想演戏才放弃芭蕾舞的’我需要一个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所以上高中之后我不知不觉地就去参加舞蹈培训学校和发声训练。但是这样子只是在原地踏步。一起学芭蕾舞的朋友出国留学,参加音乐会,一直都在努力着,只有我一个人选择了逃避,太丢人了。我虽然很想和老师朋友们见面,但是却不敢见。我感到万分羞愧,没办法直视他们的脸。”

“在高中的时候,我就没办法自信地与人交流了。我既做不到珍惜自己,也没办法自然地对待周围的每个人。虽然有好朋友陪着,但高中并没有留下任何快乐的回忆。”

如何表现复杂的内在

门胁麦想着“总之要快点工作”,于是她说服了持反对意见的父亲,进入了娱乐公司。虽然在此之前门胁麦为了上大学而在努力学习,但从此她不再上补习班,放弃了升学。不久之后门胁麦参加了《爱之漩涡》的试镜。当听说门胁麦决定要参演这样一部有许多香艳镜头的电影时,她的父母“哭得很厉害”。

“我以前对性所知甚少,毕竟也没什么恋爱经验。但剧本中有某种东西吸引着我,使我产生了去试镜的念头。我想,是因为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才会通过试镜的吧。我那时十分焦虑,想早点定下工作,并不想因为有过火的情节就放弃机会。”

在试镜中,导演三浦大辅说“我也脱”,一起脱光了衣服

“在试镜的时候,就不由得觉得导演是个温柔的人。我直觉想要跟这个人一起工作,于是下定了决心。心中残留的不安和犹豫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现场认真的气氛让人感到很充实。但是门胁最开始看到拍摄完成的作品时,逃跑似地回家了。“我从没有从电影镜头里端详过自己的裸体,很害羞,而且我的演技很差。”

门胁麦凭借2014年上映的《爱之漩涡》、《暗金丑岛君2》、《静心365日,幸福的呼吸》等电影获得了多个电影奖。之后不断出演电影、电视剧和舞台剧。找上门胁麦的大多数都是“尾随邻居的女学生”之类的不寻常的角色。遇到台词很少的角色时,门胁麦会用眼神或者动作来表现角色的个性和心情。

“比如内在很复杂的角色,并不是抱着‘我很复杂’的想法生活的。大家想必都是拼命地活着的吧。我会想,这个角色重视的东西是什么呢之类的事。就算遇到跟我本人相差甚远的角色,我也会仔细思考要关注这个人物的哪一部分才能让我融入这个角色。但是这真的很难。我对于每个作品都是这样斟酌着演出的。”

门胁麦在最新的主演作品《再见、嘴唇》当中,饰演的是名为Haru(ハル)的唱作歌手。她与小松菜奈所饰演的Reo(レオ)一起组成独立乐队“HARUREO”(ハルレオ),人气很高。但是两人决定要解散乐队,于是开始在全国举办解散巡演。Haru喜欢Reo,但是却无法将这份感情传达给对方,巡回途中两人总是吵架。

“虽然电影里没有放出来,但是我们大约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吵架。我们一直在逐渐酝酿着直至发展成为这样的关系。为了能够传达出这种基调,我很注重无意间的视线的不断积累产生的变化。导演说,Haru有着一颗比别人加倍热情的心。演戏的时候要注意这一点。Haru是一个笨拙的人,没办法将自己的真心话直接传达给对方,于是她将这种心情都注入到了歌词里。所以在拍戏的时候,光是努力地唱好歌是不够的,而是要自然而然地吐露出歌词,唱得使人信服。”

门胁饰演的Haru和小松饰演的Reo 出处:2019《再见嘴唇》制作委员会

Haru的台词很少,要用视线和动作表现出内心的波动,用吉他和歌声表现出满溢的情感。

“Haru要是没有音乐的话就会人生失衡。如果没有唱歌的话,就得用绘画或者舞蹈的方式表达自己,不然内心世界就会倒塌。不表演就活不下去,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很帅气的事情,但是我对此产生了共鸣。尤其是刚开始从事演员的工作时,比起日常生活,活在戏里的我更加开心。如果没有从事现在的工作,我想我肯定会去做点别的事情的。”

超越名为“演员”的框架

每天跳舞的习惯至今仍深深扎根在门胁身上。

“每天不活动一下身体的话就觉得很不舒服。像是回家之后跳100下之后再睡觉之类的,我习惯活动一下当天没有动到的肌肉之后再休息。”

门胁麦活跃于舞台上,她说:“仿佛快要流鼻血一样激动的心情,只有在舞台上才感受得到。”门胁麦在台上或者拍商业广告时也曾有跳舞的镜头。2018年,门胁麦出演了野田秀树的NODA・MAP工作室制作的《伪作 盛开的樱花林下》。回首这持续四个月的练习和演出,门胁麦说:“保持演出质量和动力的‘肌肉’得到了锻炼。”

“我现在深切地认识到,光是做过一件事是没有意义的。”

虽然一直纠结于“没有自信”,但是我还是毫不畏惧地投身表演。我认为自己‘不喜欢模棱两可,非黑即白的性格’。当我在决定一件事的时候,会自己考虑,然后快速地做出决定。经过各种各样的演出现场,“我已经不会满脑子只考虑自己了。”

“比起我在表演这件事,我更喜欢创造作品的过程。现场的大家心有灵犀的瞬间会让我很高兴。我认为一个人有十分擅长的领域的话,相应的就会有很多不擅长的方面。最近我有很多跟年轻的导演和演员们共事的机会,虽然我没有什么擅长的事情,所以这么说可能有点多管闲事了,但我想成为可以补上别人不擅长的部分的人。”

“一直以来我都努力地扮演着每个角色,但我开始在思考,我今后应该如何利用这些经验走下去呢。我的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认为现在二三十岁的这一代人应该担起日本的娱乐业的未来,所以我常会思考我应该怎么做才好。作为一个电影迷和舞台迷,我很想看到好的作品。虽然我说不清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女演员,但我想跳出演员这个框架,做更多的事。”

门胁麦

1992年出生于东京都,2011年出道。2014年凭借出演的电影斩获了包括电影旬报十佳新人女演员奖在内的众多电影奖。2018年获得黄金飞翔新人奖,2019年凭借电影《我们无法阻挡》获得蓝丝带最佳女主角奖。主演电影《再见、嘴唇》于5月31日上映。在2020年的NHK大河剧《麒麟来了》中饰演女主角。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