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教出好孩子的日本人为何竟然反教成犯罪者?

栏目:深度社会 编辑:cjy 时间:2019年03月10日 11:47:28

电影“告白”剧照。

成长于正常家庭,却走上歧途,犯下严重罪行,通常都令人不解,但在一些弒父杀母或是情杀案中,不难看见犯案者都是出身于正常,甚至可算是优渥的家庭,无人料及这些貌似健康成长的孩子会突然犯罪。

曾任日本立命馆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的冈本茂树,生前在大学授课及研究外,亦致力协助受刑人更生。顺籐摸瓜般寻找犯人的犯罪根源,他发现那多数是来自家人,由此想到可以用罪犯心理角度思考对孩子日常的教育方式,并写下遗作“教出杀人犯(いいい子に育てると犯罪者になります)”警醒现代家长。

“杀出杀人犯”书影。

罪犯幼小时期的经验会影响到其成长后的行为模式,而这个经验的来源通常是家人、监护人或教师的教育态度。因为幼年时的不愉快经验,不断累积负能量,于临界点时,会无法处理社会所形成的刺激,于是做出偏差行为或犯罪。

而所谓幼时不愉快的经验,并不只限于家庭暴力或性侵,更关键是一些日常家长“自认为”应对儿童时的正常态度,处理不当的话,就会产生创伤。

我是要养出好孩子,不料竟然教成犯罪者

一些犯罪者小时候一直没有处理自己的心理问题,而且鲜有人长大后能自我察觉,但辅导者追溯他们的过去,发现问题的根源几乎都发生在小时候。

冈本认为,如果小时候这些问题能得到处理,或许犯罪者就不会犯下罪行,也不会有被害人了,当然这是比较理想的看法。但冈本的观察中,有不少犯人自认为“我的家庭环境没有问题”,而事实上自以为小时候一切都很好,只是因为本人没有察觉问题的所在。

冈本针对监狱内因谋杀或意图谋杀而判罪的受刑人设计讲授课程,课程的开始是要先呈上“履历”,简略记载成长历程及犯罪原委。

犯人山本一郎(假名)犯下杀人不遂及毒品相关法例,他在履历中指家中从商,经济富裕,家庭环境并没有问题,在作者要求他写的题目“我的小时候”中,山本亦提到自己是在父母亲的关爱下长大,却在小学时开始吸烟和吸强力胶(含有机溶剂,会产生依赖),到高中演变成毒品,因此要到精神科求助,自此就被身边人嘲笑是“神经病”。

山本需要在外寻求他人的肯定,确实不像是健康家庭成长的少年,到了面谈,他才向冈本说出是退役军人的父亲对他非常严厉,一说话就会被骂:“不准抱怨!”不准再说下去。

而他对大哥亦有所不满,自他开始吃药后,大哥经常对着他说:“你脑子有问题。”在不知不觉间,家人已令山本留下创伤。

冈本看到端倪,请山本想像小时候的自己写信予父亲与哥哥,山本向爸爸写出“我家虽然有钱,但完全没有快乐共和的气氛。”

而且爸爸生意不顺时,全家就像跌入谷底,小时候妈妈背起他去收帐款被人不礼貌地拒绝,他道出症结:“我好恨让我遭遇这一切的老爸,其实我真的好希望他能多关心我一点。”

至于哥哥也是从小就对他很凶,在他第一次在精神科住院时说:“最好一辈子关在里面!”山本曾忿怒至想:“敢对我这么凶,最好一把火烧掉这里。”

但在吐出恨意后,反而令他想起了入狱后兄弟会面时那个流泪的温柔大哥。回想起来,山本小时候追求的光明是一家人一起放松聊天、和乐相处,但最后只得到的却是药物,有药物大家才会把他当成团体中的一分子,充塞家人没法满足的部分。

管教制造出表里不一的人

孩子为了讨好大人而成为“好孩子”。 短片“我的生涯规划”剧照。

孩子在严格的管教下,在父母面前会维持好孩子的形象,一旦离开父母身边,就会把当“好孩子”时累积的压力发泄在其他事物身上。

固有的教育方法是“不要依赖其他人”、“要有自信”、“努力就会有结果”等励志说法,其实这样仅是教导儿童必须要隐藏自我原貌,压抑欲望。

冈本以 2009 年酒井法子因涉嫌吸毒,违反日本觉醒剂取缔法被捕作为例子,探讨正面健康的偶像瞬间崩坏究竟责任谁属。

冈本认为一切原因都在于其小时候。酒井的双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离婚,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被姑姐收养,但到 7 岁才知道自己不是姑姐的亲生女儿,但她没有人可以吐露负面情绪,由此开始懂得抑压自己。

酒井曾说:“不由自主地用『我们不是一家人』的态度对待他们。”却也为自己的“翻脸无情”而感到抱歉,在孩童时负面情绪不但无法抒发,更被罪恶感封印,内心觉得很对不起,所以更觉得要当个“好孩子”讨好大人。

后来回到亲生父亲的家,她也坦承在父亲面前很难真实地表现自己,但对这样的自己又感到很抱歉。

面对继母或是父亲,她没有办法撒娇,继母是严厉的人,斥责时更会甩她耳光,为了令继母不要生气,她成为一直忍耐“不吵不讨”并学会察言观色,而且更认为对父母必须抱持感谢的心。

酒井在其著作“赎罪”提到自己偶然发现丈夫吸毒。丈夫邀她一起,因觉得丈夫是自己最重视的人就答应了,尔后吸毒就是为了逃避日常生活的压力。

作者将之解读为,或许酒井是因为害怕孤独,万一拒绝,丈夫可能会离她而去,而她开始吸毒后,亦需要以药物作为寄托,才可面对日常生活长期抑压的压力,据说她的丈夫高相祐一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而且婚后已经没有收入,与她从小在严谨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是大相庭径,再加上吸毒令她的日常生活,包括孩子的照顾上变得一团糟,压力更大,愈需要毒品。

事件曝光后,酒井说自己沉沦毒海是“软弱的人”,希望自己能够变得“坚强”,作者认为这种想法是必要,但也是危险的。

她自小就学会变得再苦,也要强装开朗,但由此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没有渠道抒发,只会迫自己走上绝路。

冈本认为重要是人必须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意识的行动,才叫做面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正如听到少年说“我绝对不再犯”时,必须慎戒,因为这句反省的话,反映少年仍旧无法对他人敞开心胸。

要是少年说出“我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你能协助我吗”时才是成功的第一步,而酒井正是要找人协助,而不是强装坚强。

家是让小孩放松的地方

虽然有这样背景的小孩也不一定会走上犯罪之路,但值得借镜的是大人不假思索对孩子做出的言行、彼此间的误会、没有接纳孩子内心的言语,这些行为次数一旦多了,孩子就会默默累积寂寞与压力。

父母在处理孩子的忧伤时,不能一直叫他强颜欢笑,“你要坚强”。压抑内心深处感受,反而令小孩心灵会内伤。好孩子有时不是出于父母的管教,而是来自于其“不知不觉间”为了符合身边的人的意愿而佯装。

犯罪也许是极端情况,但冈本认为在环环紧扣的情况下,对孩子而言,家若是一个能放松的场所,就能在家中累积能量,也才能每天开心地上学;但若在家中一直被父母管教认真一点、规矩好一点、不要这么懒散、就必须时刻绷紧神经,难免身心疲累。

家必须是孩子们能身心放松的场所,他们才能精神满满地面对外面的世界。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