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孤独死之忧:遗品整理士 成为日本产业其中一员

栏目:日本文化 编辑:cjy 时间:2019年03月05日 20:42:16

“遗品整理士”工作前后会进行简单仪式,祭祀亡灵。

日本去年有超过 130 万人离世,其中不少是默默无闻中死去,劳碌大半生却落得无人送终的结局。这种“孤独死”社会问题,带旺了“遗品整理士”这个行业。他们专门整理死者遗物,有价值的用品会转售海外二手市场,凭著“日本制造”的品牌效应而卖得好价钱。

“遗品整理士认定协会”的数据显示,旗下约有 8,000 间成员公司,全行年收入约为 45 亿美元,预料未来 5 至 10 年间,成员公司数目将会倍增。副理事长小根英人指出,孤独死个案目前占市场约 30%,另外有 50% 是由死者家属外判,部分家属取走有价值的遗物,把“烂摊子”交给遗品整理士处理。

遗品整理公司“尾巴计划(しっぽプロジェクト)”于东京近郊开业 6 年,由韩裔日本人韩静子担任遗品整理士。她之所以入行,是有感于母亲数年前离世,自己却在外地公干,无人帮忙打理母亲的身后事,包括整理一屋遗物,于是萌生加入遗品整理行业的念头。2011 年日本东北大地震后,日本出现经济衰退,她在朋友提议下创业,业务发展至今。

遗品整理士正为死者的遗物分门别类。

遗物整理的入行门槛不算高,申请二手商品经销商牌照是基本手续,而在 2007 至 2016 年间,超过 10 万间日本公司获发二手商品经销牌照。由于工作期间可能会接触遗体,部分行内人士亦会接受类似验尸官的培训,考取相应的证书资格。

虽然遗品整理士的专业是清理遗物,但有时亦要懂得安抚死者家属。曾在日本航空(JAL)担任空姐的韩静子,在这方面具备优厚条件:她既有收集餐盘般的勤快效率,同时又有友善待客的态度,懂得抚慰客户的情绪。

打理遗物的服务一般是按日收费,每日大概 2,200 至 3,200 美元,但亦会因应工作的复杂程度及时间长度而调整。网站“回收业通讯(リサイクル通信)”编辑滨田里奈指出,由于办完丧事后,部分家属会请佛寺或神社帮忙,清理死者的遗物,以致两者亦成为产业其中一员。

日趋蓬勃的二手零售市场亦受惠于这个打理遗物的行业。由于日本的垃圾处理费高昂,二手市场近年急速发展,2016 年赚取约 160 亿美元,较 4 年前上升超过 30%,占整体零售市场近 4.1%,当中二手衣物占零售服装市场的 10.5%,如 Louis Vuitton 手袋、劳力士手表等二手名牌物品,占零售业总额约 13.5%。有二手店便以遗品整理为副业,搜集有利可图的二手货品。

死者的遗物与信件。

不过日本二手市场再大,都远不及国际市场对日本二手货的需求。

韩静子受访当日,正在东京惠比寿的住宅区工作,替一名 50 多岁的寡妇整理丈夫遗物。夫妇二人没有子女,在一个两房单位居住 30 多年,寡妇对先夫的遗物表现毫不留恋,只下达简单要求:“把一切都清走。”她就坐在凳上,看著丈夫生前的日用品和收藏品被掉进垃圾袋,当中包括一整个抽屉的钢笔和打火机。

虽然遗物是丢进垃圾袋里,但韩静子并没把它们当垃圾弃置,而是卖到一家专门收购二手用品的贸易公司,经整理后装箱,运往菲律宾转售。

事实上,很多在日本平平无奇的事物,到了外国倒是有价有市。韩静子举例,指普通一个粘土造的花盆,向非洲经销商转售,每 10 个可赚取 100 円。不过,大部分遗物通常都会转售到菲律宾,因为“他们非常钟爱日本产品”。

“日本制造”的品牌在外国享负盛名,东南亚地区尤其受到日本文化影响,但以当地的人均收入,不足以支持平民购买新产品,以致二手日本货非常渴市。韩静子坦言,有时候“即使是中国制造的产品,只要在日本使用过,那些外国人都会认为这是好货。”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