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的幸子》从在垃圾食物中捡拾你的人生

栏目:艺能笔记 编辑:cjy 时间:2019年01月20日 15:23:24

“忘却的幸子”剧照。

过了那个年底回顾人生大事的阶段,年底倒数综艺节目也没追看了,毕竟一年到底仍然极忙,连开一罐啤酒,好好吃个宵夜,再好好看一集日剧的时间都不够。

那就看半集好了。适逢生活艰难,幸好还有高畑充希的“忘却的幸子”。

深夜剧的每周播放时间,本来就只有常规日剧的一半。而“忘却的幸子”观感上可能更短,因为它一半属于“美食剧”套路,另一半则围绕文学编辑的日常工作,当然,也是高畑充希吸纳粉丝的个人小品之作。

女主角幸子情路受挫,未婚夫突然人间蒸发,唯有寄情工作,做个专业尽力的编辑。故事没有“重版出来”和“校对女王”那种燃烧斗志的浪漫,幸子一腔热血,倒是百二分的傻劲。同样地,故事也不像“美食剧”那种精致和讲究,细心经营生活小确幸,很多时只是幸子工作压力太大,情绪崩溃,于是跑去吃一份最简单的食物。食物而已,连美食都谈不上。

让幸子甘之如飴的,居然包括了便利店饭团、牛丼、鱼杂汤,还有微波炉即食小吃,一些垃圾级别食物。对观众也好,终于不会深夜看了总是饿,然后打开雪柜暴走。

不是说简单/简陋不好,或者简单/简陋才是好,用文字来解释就最清楚了,因为“美食”和“食物”分野明确,谈到“美食”总会自然配上“享受”和“品尝”这些词汇来调味。如果只是“食物”,就多数只是“吃”,离不开一个将食物放入嘴巴的动作。换上“粮食”的话,跟“享受”和“吃”的距离就更加遥远了。因为“粮食”不是用来“吃”的,是“充饥”,最原始和生物上的需要,比起精致的匠人料理,更接近人类进食的本质。

“忘却的幸子”剧照。

前几年,摄影大师森山大道在香港拍了些照片,松郁矇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却有网友把照片偷偷放上网,冒认是自己的新手试拍之作。不少人不知底蕴,耻笑他不懂拍照,然后自己又当然被嘲笑无见识。道理说出来是简单的,拍得愈差,愈不符合美感的照片,其实愈接近拍摄的本质,但又其实,摄影器材愈先进,愈少人能够跳脱轻易到位的审美标准。

哲学家齐泽克也常打趣说,当下再没甚么比一件放在罗浮宫的垃圾更似一件艺术品。就正如即使全世界都赞成消灭可口可乐,齐泽克应该不会,他觉得可口可乐是垃圾食物的代表,却会对人的内心产生一种不能言说的强烈欲望。或者,幸子明白他的意思,没甚么比一碗便宜而肉汁淋漓的牛丼,更能唤醒一具工作傀儡生而为人的本质。

如果纯粹当“忘却的幸子”是一部“美食剧”,无疑会相当失望。有朋友抱怨,高畑充希并不是真的忘情大吃,镜头前的饥肠轆轆,都靠演技蒙混。剧中角色做事认真,演员表现则不合格,原谅她不能尽情投入角色吧,经理人又怎会容许她为求效果 NG 吃个够?女艺人的工作日常也殊不轻松。

据闻,日本人喜欢在圣诞节吃 KFC(算不算是美国火鸡和美式炸鸡的概念转移?)而 KFC 的日本地区代言人是谁?其实就是高畑充希。圣诞前夕,新广告播出,但你会发现,高畑充希只是一脸欢欣喜庆的揽著那桶炸鸡,把一件热辣辣的炸鸡喂进嘴里吞食的动作,可能从不存在。

工作期间吃不得,镜头前最多只能做做样子,不过,确实有狗仔队拍到高畑充希自行拿著一袋 KFC 回家,失恋疗伤也好,自我放纵也好,收工之后偶尔偷鸡,是人的本质。幸子的日常,其实跟真正的高畑充希没有分别。

生活很忙,如是者,我的年底大事之一,同样包括了在圣诞节那天充实地吃掉一桶 KFC。在垃圾食物中,我们总是能够找回真正的人生。

网友评论
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